2017注册送38体验金,注册送体验金无需申请,开户送白菜无需申请

手游推荐
应用推荐
个性推荐

当前位置: 2017注册送38体验金 > 软件大全 > 小说书籍 > 《靠近你,温暖我》小说

在女主夏锦熙被出轨未婚夫比如绝境后被总裁夏锦熙拯救的故事,想知道具体的故事情节吗,那就来QQ1234免费阅读靠近你,温暖我小说吧。

《靠近你,温暖我》小说阅读

上午十点皇朝酒店

她望向酒店十五楼,那个顶层的豪华套房。

眼前闪过林达深情的目光,健硕的身体…

夏锦熙的脸热辣得快要燃烧,她害羞的想象着:

林达已经在房间放满了玫瑰和蜡烛,铺上了粉色的床单——亦如当初他们两个憧憬婚房时,她说出的梦想。

其实,即使林达不发那个微信,她也准备将自己作为惊喜送给他了,在他们的订婚纪念日里。

下了电梯,锦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将手放在了1502的房门上。

门是虚掩的,应手即开。可扑面而来的,却是一种淫糜的说不出的味道。

“林达哥,你好棒,人家还想要嘛!”

锦熙一愣,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莫不是自己走错了房间,这里是林达弟弟林立和女朋友开的房?

对,一定是这样的!

“林达哥,你说,要是我姐知道咱俩的事,那该怎么办呢?”

“知道了不是刚好?正好和她解除婚约,跟你结婚。她哪儿有你这么会伺候人?”

呵呵,还真是惊喜!锦熙的心彻底被刺痛了。

她的手紧紧攥起,又朝房间走进了一步。

只看见,林达一边快速的耸动着身体,一边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“你就会哄人。要是我姐真的出现在这儿,你肯定马上认怂。”

夏小柔双手搂着林达的脖子,挑衅的目光却向锦熙飘来。

“我什么时候哄过你?哪次你想见我,我不是马上就来看你?

如果不是因为她是夏家长女的身份,我会娶她?

不说扫兴的事儿了,来,宝贝,让我好好摸摸,最近是不是又丰满了?”

“林达哥,你怎么这么坏啊,好歹她是我姐,你不许欺负她,不然我可不依。”

林达的声音因为亢奋而变得尖锐:“小柔,你太善良了,比你姐强一万倍。”

夏锦熙浑身颤抖,指甲深深的陷入了掌心,鲜血流了满手,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。

原来她爱了三年的男人,竟然是这样的人渣!巨大的羞辱感让她迈着脚步,朝二人走去。

夏小柔原本以为,如此的做戏一定会让夏锦熙痛苦的掩面而去,她绝没有想到夏锦熙会朝他们走来。

她充满了狡媚的眼神挑衅而又轻蔑,心中却在暗暗得意。

她会干什么?扑上来和林达撕打?或者给自己一个耳光?

可不管她怎么做,都会把林达推得更远,也正合了她的意!

可是,她的目光再次望去,却发现锦熙在距离他们两步开外的地方停了下来,她从容的站立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,仿佛在看一场事不关己的闹剧。

那眼神,高傲中带着鄙视,只差没对着她鼓掌,让她再卖力一点。

夏小柔忽然觉得好像被夏锦熙狠狠的扇了一巴掌,火辣辣的疼。

她迅速的缩到了林达的怀里,声音中带出了胆怯和恐惧:

“林达哥,我姐,我姐来了!”

林达似乎没有听懂,呆滞了片刻之后,终于不敢置信的回过了头!

“锦熙,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他那白皙的面孔因为太过于惊讶而变得紫涨,仓皇快速寻找着衣服的动作,也让他显露出了平时绝对没有的狼狈。

“来签收你给的‘惊喜’啊,!现在城市里的人都这么会玩?把恬不知耻当惊喜赠送?。”

锦熙的脸上带出了冷笑。

“惊喜?什么惊喜?”林达眼中的迷茫绝对不像是伪装。

锦熙瞬间明白了,她了然的点了点头,眼光投向了在一旁窃喜的夏小柔身上。

“都修成千年狐狸精了,还演什么聊斋啊?”

锦熙轻抿双唇,目光在两个贱人身上扫视了一下,扬起的嘴角带出了一丝鄙薄的微笑:

“不就是想上位嘛?狐狸精配狗,倒也般配,那我就成全一下吧。”

“林氏继承人和夏家拖油瓶无媒苟合,不知道这样的照片发给林氏当家人,算不算帮你们过了明处?”

锦熙说着,举起手里的手机对着他们啪啪的拍了起来。

“快抢她的手机!”

夏小柔再也顾不得伪装,声音尖锐的仿佛要撕裂了一般!

她心里清夏的知道,这种照片别说林氏当家人看到,就是自己那个后爹看到,也会把她撕个粉碎!

夏锦熙有一句话说的没错——无论她如何委身逢迎,她在夏家的地位也就是一个拖油瓶。平时任她胡作非为,可一旦伤及到夏家的名誉地位,她会死的很惨!

“你先走!”林达朝锦熙走去,这声“先走”却是对着夏小柔说的。

夏小柔即使心中再恨,却也只能抓起衣服,快速的出了房间。

她原本以为依照夏锦熙的脾气,会默默将这一切吞回肚子里,自己气个半死。可没想到夏锦熙竟然还跳出来拍照,真是气死她了!

林达他却来不及想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,他更关注夏锦熙手里的照片。

毕竟,林氏的继承人,他的排名并不是第一个。

这种照片传回去,他的声名地位,将会受到严苛的考验!

“锦熙,你放心,只要你恪守本分,不管我的事,我还是会娶你的。包括你妈住院那里,我该帮的,也还会帮…”

他的话音没落,整个人已经飞身扑起,一把抢过了锦熙手中的手机!

他快速的翻阅着相册,想将那见不得人的照片给迅速的删去。

可是,翻来翻去,照片中只有几张灰色的地毯,

锦熙拍照的时候,手机朝的是地面。

林达眼神一滞,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。

他抬眼看向锦熙,看到的是,

锦熙眼中多出的几份失望和悲伤。

他的身体僵硬了起来。

锦熙拿回手机,当着他的面,将自己的相册全部清空。清掉的不仅仅是刚才的那几张,还有他们三年的,共同的回忆。

“锦熙,我喜欢的只是她的身体,我心里最爱的还是你…”

林达还想挽救,他伸手想去拉她,却被锦熙快速的闪开。

她的胸口有股气在翻涌,憋得她想吐血。原来,他对自己从来没有真心,连妈妈现在都能变成他要挟自己的对象!

这一瞬间,她恨不得自戳双目!

自己怎么这么眼瞎?这么多年爱着的,居然是这么一个人渣中的人渣,禽兽中的禽兽,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贱人!

“别碰我,你太脏!把你的金针菇留给夏小柔吧,老娘不稀罕!”

一出房门,再也控制不住的眼泪夺眶而出。这么赤裸裸的被侮辱,让锦熙心如刀绞。

她快速的离开酒店,此时的她,只想赶紧离开这个肮脏的,让人不齿的地方。

可是,刚刚走到门口,她的电话忽然响了:

“夏小姐吗?你妈妈的医药费已经用完,请你到医院来续一下费。”

续费?妈妈的住院费一向不是她那个“父亲大人”在交吗?

怎么忽然会让她去续费?

——莫不是夏小柔回家说了什么?

一想到此,愤恨和怒意瞬间染上了锦熙的眉梢,她强压下怒火,礼貌的朝电话里问道:

“医生,我妈的医药费一直是我爸爸交的,是不是他临时忘了,要不你们跟我爸联系一下?”

“问过了,夏先生说他不再负责,以后你妈妈的医药费让你来交。”

“这个费用已经拖欠了十五天,早已超过了医院最后期限。麻烦你今天务必过来结清,不然今天下午就要停药了。”医生公事公办的语气,听在锦熙耳中,却仿佛当头一棒!

“不能停药!”锦熙的声音尖锐而刺耳!她又急又慌,话音里带出了哭腔。

妈妈现在吞咽功能已经很差了,完全靠营养针维持生命,一旦停药…锦熙打了个寒颤。

“不要!医生,求求你,千万不能给我妈妈停药!我妈的医药费我来付,你放心,我一定会付的。”

“现在都是电脑配药,费用不交我们谁也没有办法,加上欠费一共是六万五,下午下班之前务必交上。”医生冷冰冰的挂了电话。

六万五!

对于参加工作不过两年,还是职场新人的夏锦熙来说,这绝对不是她能够拿得出来的。更何况自从搬离夏家,她那个爸爸早就停了她的生活费,这几年都靠她勤工俭学养活自己。她又怎么会有存款?

而现在,如果不交,妈妈眼看会被停药!锦熙咬了咬牙,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,朝夏家老宅驶去。

车子一路向北,越靠近夏家老宅,锦熙心里越想退缩。

从四年前妈妈被气得脑溢血变成植物人,而她被污蔑,害的小三妈流产之后,就被爸爸像扔包袱一样的给撵了出去。

这几年爸爸除了按月打款,很少和她联系,锦熙也有三年没有回过这栋房子了。

可是,当初他们一家人对她的羞辱和暴力,至今历历在目。如果不是为了要妈妈的医药费,她一辈子都不会再来这里。

站在夏家老宅门口,锦熙深吸一口气,按响了门铃。以此同时,她的短信铃声也响了一下。

是谁,这个时候给她发短信?锦熙好奇的点开。

短信是一个视频,视频中显示的是在一个黑暗的电梯里,一对男女交缠在一起的身影!

那个男人背向镜头,而女人的脸,模模糊糊,看上去居然有点像自己?!

这又是什么?莫不是又是夏小柔搞得什么新的阴谋诡计?!

锦熙的脸瞬间变的惨白,呼吸都快要停滞!她这会儿只想快一点看到夏小柔那个贱人,然后狠狠的将她撕成一片一片!

“大小姐,您回来了!”开门的是佣人李嫂,她也是老宅中还认识锦熙的,为数不多的人了。

锦熙回过神来,朝李嫂勉强的笑了一下:“我爸呢?”

“老爷出去了,估计还要待一会儿才能回来,大小姐你今天留下来吃饭吧?今天吃饺子。”

“饺子?”锦熙心头一动,忍不住问出了声。

“是啊,老爷最喜欢吃饺子了,所以他在家的时候,总是会要求吃饺子。”李嫂笑着解释道。

是啊,爸爸最喜欢吃饺子,这是锦熙一直都知道的。

从小,妈妈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亲自包饺子给他吃,他也曾经说过,妈妈包的饺子,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东西。

只是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再好吃的饺子也留不住他的身影,放到冰凉,也只能倒掉。

而现在,他又回家吃饺子了。

锦熙苦笑一下,随李嫂走进大厅,刚刚在沙发上坐下,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就从楼梯处传了下来:

“李嫂,谁让你开的门?你干什么吃的,什么猫狗畜生,你就随便让她进来了?”

锦熙的心,顿时烦躁了起来!

可是想想自己此行的目的,她深深的吸了口气,抬头望向楼梯口那个浓妆艳抹正要下楼的女人——她的后妈陈咏梅。

“你别没事找事!”锦熙强压怒火,冷眼看着她:

“我今天找我爸有事儿,懒得搭理你,维持表面和平对咱俩都好,你别以为我怕你!”

“找你爸有事?能有什么事,还不是来要钱的?”

陈咏梅的眼中充满了鄙视,看向锦熙的眼神,仿佛在看一个讨饭的。

她的气焰十分的嚣张,满脸鄙薄的用手指着锦熙的脸道:

“你个不要脸的小娼妇,这么多年,你吃我们夏家,用我们夏家,连你那个半死不活,只剩下一口气吊着的该死的妈,都是我们拿钱养着!你倒好,你不说感恩,反倒欺负我们小柔?”

“现在你还有脸想要钱?”

她忽然冷哼了一声,打开随身的小包,从中抓出了一个硬币,狠狠的砸在了锦熙的脸上!

“你这种小贱人,给你一块钱你都不值!”

锦熙压抑很久的心火瞬间被点燃,胸中的郁愤,快要把她撑破!

当年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,趁着父亲出国的机会与他勾搭成奸,然后回国后又拿着他们鬼混的照片去找妈妈炫耀。害得妈妈一口气没咽下直接脑溢血,生生变成了没有意识的植物人!

即使是这么多年的医药费确实是他们所出,也是当年他们做贼心虚,为了宁事息人而承诺的。

而现在,她居然能如此的胡说八道!

“陈咏梅,你到底是不是人,你会不会说人话?!”锦熙的眼里冒出了熊熊烈火!

“当初如果不是因为你,我妈会变成现在这样?

我吃你们夏家,用你们夏家?啊呸!我姓夏!这是我该得的!

你又是个什么东西?难道你以为给那拖油瓶夏小柔改了姓,就真的能以夏家人自居了?呵呵,恬不知耻到这种境界,真是人至贱则无敌了!”

锦熙的话瞬间戳到了陈咏梅的痛处!

这么多年,因为她是小三儿转正,心里多少总是有些不自在的。更何况最爱的女儿也确实不是夏家的种儿。

而这些,随着她当了夏太太多年,已经很少有人提及。

“你放屁!”

陈咏梅猛然冲到了锦熙的身前,趁她愣神,一个大耳刮子兜头扇了过来!

锦熙完全没有想到,在这样的情况之下,陈咏梅会下此狠手,顿时被扇翻在地。

耳鸣,脸烫,脑子里嗡嗡响,完全什么也不知道,嘴角有鲜血汩汩的涌出。

屈辱、疼痛、愤怒,压抑……所有负面的情绪一点点将锦熙包围,这一瞬间,她忍无可忍的爆发了!

“你去死!”

她猛地推了一下陈咏梅,陈咏梅朝后趔趄了几下,也摔倒在地。

但是对于她那种泼妇来说,这一下,恰恰激发了她的战斗力!

就见她猛地从地上一跃而起,冲过来一把抓住刚刚起身的锦熙的头发,死命的朝她脸上挖去!

锦熙下意识的一躲,避开了她尖锐的指甲。愤怒染红了锦熙的面颊,她开始不管不顾的和陈咏梅厮打了起来。

可是,战况刚刚开始,锦熙的手甚至还没伸到陈咏梅的身上。她的身体就猛地一痛,紧接着被人狠狠的拽到了一边。

锦熙慌忙稳住脚步,扭头去看,她刚刚看清楚那个熟悉的面孔,就被他一耳光扇了过来!

男人的手又大又重,锦熙顿时头晕目眩,眼冒金星!她被打的一步没站稳,整个人重重的朝旁边的墙上撞了过去!

“你个小王八蛋,只要你在,就能闹得家宅不宁!去,给你妈道歉,不然我打死你!”那个男人嘶吼着,眼中的憎恨,仿佛锦熙杀了他全家一样!

这个男人,就是锦熙的父亲:夏刚勇。是她亲生的父亲。

三年不见,原来自己已经被他厌恶成这样了啊?锦熙觉得自己好像一下子被人扔到了北极冰川,刺骨的寒凉,痛彻入骨。

锦熙擦了擦嘴角的鲜血,不服软的瞪视着面前的老男人,冷笑道:

“夏刚勇,你脑子被门挤了?你骂我的时候弄弄清楚,我是你生的,我是王八蛋,那你是什么?老王八?!”

夏刚勇一愣,顿时恼羞成怒!

“你他妈的就是来找事儿的?进门就和你妈打架,现在又来骂你爸?你是我生的怎么了?我只恨当年没一把掐死你!”

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,是父亲贴身的小棉袄。

望着面前对她憎恨到了骨子里的父亲,锦熙天生的傲气让她强忍疼痛,挺直了腰杆:

“我妈还在医院躺着呢!我没那么贱,认狐狸精当妈!”

“你就说为什么停了我妈的医药费吧,说清楚我就走。你的家,我待着都恶心!”

“老公啊!我早就说过,这个小贱人天生贱货,心肠歹毒,先是害死了咱们的儿子,而现在,她一上门就是为了找你要钱。”

陈咏梅一听到锦熙提起医药费,赶紧在旁边煽风点火:

“上午她和林少吵架,小柔好心劝她,她不领情不说,把小柔欺负的,现在还在屋里哭。而她转眼就能恬不知耻的朝你伸手。”

“老公,这次你可不能手软,她现在越来越心黑不说,还把林少给得罪了,你要不好好收拾她一次,以后还不得被这个小贱人给骗死!”

一听到锦熙得罪了林达,夏刚勇的怒气再次被点燃!

他二话不说,伸腿就朝锦熙重重的踢了过来。锦熙想闪躲,可她偏偏站在茶几旁边,根本没有闪躲的余地,于是这一脚狠狠的踹在了锦熙的大腿之上。

剧痛之后,她的腿一软,扑通一下,跪在了夏刚勇的面前!

而夏刚勇还不解气,他顺手抽出了自己的皮带,兜头朝锦熙抽去,一边抽一边痛骂:

“你个臭不要脸的,林少也是你能得罪的?这两年,要不是看你还能勾搭上林少,还有点用,我管你去死!”

“你赶紧去给我找林少赔罪,去给他磕头!他要是不原谅你,你就带着你那个妈直接去死吧!还想找我要医药费?你不把林少给我求回来,我现在就让人拔了你妈身上的管儿!”

眼看着夏刚勇打红了眼,简直像是准备就此要了自己的命,锦熙真的怕了!她尖叫着拼命抱着头,全力躲闪。可是夏刚勇那带着铁头的皮带,还是一下一下,重重的朝她的身上抽去!

“别打脸!留着小贱人的脸还得去找林少!”陈咏梅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叫着,整个夏家老宅,俨然变成了魔窟一般。

锦熙匍匐在地,眼看着逃也逃不了,躲也躲不掉,她任命的闭上了眼。既然救不了妈妈,那么,就让她陪着妈妈一起去吧!

这一刻,她觉得生无可恋。

可是,过了很久,锦熙再也没有感觉到皮带抽打在身上的痛。却听到夏刚勇激动的变了调的声音传入了耳朵:

“先生,您什么时候回来的?您怎么到家里来了?!”

“我来看我的未婚妻,结果一进门就看到这一场闹剧。”一个冷漠的听不出一丝情绪的声音,在锦熙的头顶响起。

“未婚妻?是说夏小柔吗?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夏小柔有这样一个男朋友?!”

锦熙睁开了眼,抬头朝着头顶望去,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人炫目的脸!

那个男人大概二十七八岁的模样,高挺的鼻子,俊逸的身姿,强大到连趴在地上的锦熙都能感受到的气场,都足以证明他不是寻常之人。

此时,他的大手正牢牢的抓住夏刚勇高举着皮带的手,与他呈对峙之势。也正因为此,皮带才没有再次落在锦熙的身上。

锦熙的心一阵抽痛!为什么?为什么这张脸会这么熟悉?她明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,却熟悉的——让她一看到就会从骨子里感到紧张,想要远离!

“先生,不好意思,第一回来家里,就让你看到家丑。唉,家门不幸啊,惭愧,惭愧!”

夏刚勇快速的收回手中的皮带,一把扔到了一旁,一边点头哈腰的冲着男人赔着不是,一边恶狠狠的瞪着锦熙,示意她离开。

“你把我妈的医药费给我,我就走!”锦熙蹒跚着从地上爬了起来,强忍屈辱,死咬着下唇,倔强的瞪着夏刚勇。

“你!”

夏刚勇的大巴掌眼看就要朝她再次扇来,可是这时,一股煞人的寒气迅速的将他们环绕。

在这六月的正午,屋子里的几个人居然都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战。

“放肆!在我们少爷面前,能轮到你打人?!”

随着一声怒斥,那个男人身边的黑衣人仿佛瞬间被激怒,冲上前一把扯住夏刚勇的手腕,就听见咔擦一声,随着夏刚勇的一声惨呼,他的胳膊顿时脱了臼。

锦熙这会儿都顾不得自己的狼狈了。她望着那完全陌生的男人,惊讶的几乎合不上嘴。

这是什么人?太特么替自己解恨了啊!

“你们是什么人?这是要干什么?来人啊,有人要杀人了啊!”

站在旁边的陈咏梅看到夏刚勇落了下风,顿时冲了过来,像个疯婆子一样在客厅中央叫喊了起来。

“你给我闭嘴!”夏刚勇强忍疼痛,上前踢了陈咏梅一脚!

然后弓着腰走到男人面前,奴才一般的鞠躬认错:“先生,对不起,让您受惊了。”

说完他一指锦熙:“这个是我的逆女,太过于混账!我没忍住,在您面前教训她,让您看笑话了。”

“哦?”那个男人的目光带着探寻,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锦熙:“她犯了什么错?”

“她,”夏刚勇面上带出了一丝尴尬,他的眼珠转了转:“她忤逆父母,欺负妹妹,放荡下贱…”

“是吗?原来我做错了这么多啊!”

锦熙再也忍不住了,她笑出了声。

她狠狠的抹了一把唇角还在流淌的鲜血,目光中露出了摄人的恨意!

“我不过就是做了一次捉奸的蠢事!

把我优越感爆棚的未婚夫和柔弱可欺的好妹妹直接给按在了床上!

所以,这一切都是我的错!怪我,瞎了眼!”

“你胡说八道!”旁边的陈咏梅尖叫着要来撕锦熙的嘴巴,却在男人一个眼风扫过去之后,瞬间哑了火。

“未婚夫?”那个男人慢慢的重复道,他的声音,低沉而又充满了磁性,可说出的每一个字眼,却阴冷的让人心寒。

他转头看向夏刚勇:“如果我没有弄错的话,这个应该就是你的女儿,那么,她的未婚夫,不应该是我吗?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锦熙一惊,她不敢置信的望着面前阴厉冷酷的男人,吓得不由自主倒退了两步。

“先,先生您弄错了。”

夏刚勇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惶,他硬着头皮挡在了锦熙的前面,“这个不是我女儿,她,她是我外室带来的拖油瓶。对对,她是拖油瓶!”

说完,他不动声色的用阴鸷的眼神瞪了锦熙一眼,那威吓的目光,看得人不寒而栗!然后,他使劲推了推陈咏梅:

“去,叫咱们的女儿下来!”

说完,他慌不迭的冲着男人点头哈腰:“先生,您稍等一下,我女儿养的娇,温柔可爱,平时不太爱说话,这会儿,在楼上看书呢!”

陈咏梅也被眼前这迭出的状况给弄蒙了!

什么未婚夫?那个小贱人的未婚夫不是林少吗?

她再看了一眼面前气宇轩昂的年轻男人,忽然意识到,老公这是在偷梁换柱!

“哦,哦哦,我现在就上楼叫女儿!”陈咏梅脸上的喜色压都压不住,她简直是以连滚带爬的速度上了楼!

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锦熙已经彻底懵了!

这个男人说夏刚勇的女儿是他的未婚妻,那,难道说的是她?

可是,自己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未婚夫,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?!

她望着那对将双簧演得漏洞迭出的一对狗男女,一种叫做悲怆的情绪慢慢的萦绕在了心头。

她忍不住垂眸苦笑。自己的亲生父亲在一个外人面前不认自己,宁可去认一个小三带来的拖油瓶!

这就是她的爸爸啊!幻想终于破灭。

她以为她会哭,也以为她会心痛。可这一刻,锦熙的心里只有淡淡的麻木。

或者在内心的最深处,在她自己也没感受到的地方,已经早早的知道了这个答案了吧?

有一个瞬间,锦熙很想戳破这个谎言,可是想起夏刚勇那个眼神,想到妈妈以后的医药费,很可能还要指望他,就只能强咽下心里的火,静静的看他表演下去。

只是,看来妈妈的医药费,今天是拿不到了。锦熙默默的转过头,慢慢的朝门口走去。

“爸爸。”一个娇柔的声音,从身后传来。

锦熙回头,只见从楼梯处优雅的往下走的夏小柔已经换了一条洁白蕾丝膝上裙,外面还套了一件天蓝色同种材质的小外搭,打扮的像个小公主一般。再配上她精致的五官,中分的长发,整个人看起来显得那么清纯无害。

锦熙忍不住冷笑,好一朵白莲花啊,装的一手好逼!外面都打翻了天了,一切都是因她而起。可是,她却能显得如此的无辜!

她自嘲的摇了摇头,再次要往门口走。

“姐姐,你也来了?怎么还受伤了?唉,为什么这么不小心,以后注意些才好。”

她的眼中充满了关切,说话温温柔柔,乖乖巧巧,那么的端庄,那么的大方。再配上她那张娇美如花的脸,俨然都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名门闺秀!

和她比起来,头破血流,鼻青脸肿的夏锦熙,瞬间被秒的连渣都不剩!

“小柔啊,来,快来见过这位先生!”夏刚勇朝夏小柔招了招手,伸手拉过她,走到了男人的面前。

好一副父慈女孝的场面!

锦熙觉得自己看得快要吐了!她擦了一下嘴角还在汩汩流淌的鲜血,再也不愿看上一眼,大踏步的朝门口走去。

看到锦熙走人,一直端立在客厅中央的男人紧跟其后朝门口走去,甚至连眼风都吝啬的没有给夏刚勇父女一个。

“诶,先生!”

夏刚勇还想阻拦,却被跟在后面的黑衣人一个直勾拳狠狠的打在了肚子上!顿时他的肠胃一阵翻江倒海,疼得惨叫了一声,噗通一下栽倒在地上!

“敢骗我们家少爷,你好大的狗胆!”黑衣人目露寒光,看向夏刚勇的眼神,好像在看一滩狗屎!

然后他不屑的在夏小柔的身上瞥了一眼:“这种烂货,也敢拿到我们少爷面前?你们真是活够了作死!”

夏家老宅地处郊区,这会儿又是六月份的正午,太阳火辣辣的,照在破裂了的皮肤上,刺刺的疼。锦熙在手机上叫了半天车,车费都加多了一倍,也依然没有一辆车愿意来这里接她。

“上车!”

锦熙还在埋头看着自己的微信,一辆低调的黑色迈巴赫停在了她的面前。车窗摇下,那个炫目的男人的脸露了出来。

锦熙迟疑了一下,“不用了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虽然是第一次见面,可锦熙却觉得自己有点怕这个男人。在他的面前,她总有一种无处遁形的感觉。

而且,他是那个爹替夏小柔选好的男人,看他那一副恨不得替人家舔鞋的嘴脸,此人一定非富即贵。甚至会比林达的身家还要再高一些。

一想到林达,锦熙心头涌上了一股说不出的厌恶,对于这种富家子弟,她已经开始从心里抵触了。

“谢谢您,我已经叫过车了,司机马上就来。”为了证实自己说的是真话,锦熙还摇了摇攥在手里的手机。

男人没有说话,刚才那个黑衣人却从驾驶室里走了出来,快步走到锦熙身边,为她打开车门:“夏小姐,你还是赶紧上车吧。不然,等你到市区,医院就下班了!”

想知道后续情节请下载QQ1234为您带来的免费小说阅读APP继续免费阅读。

软件截图
  • 《靠近你,温暖我》小说游戏截图
相关攻略
猜你喜欢
  • 《冷情总裁的契约恋人:迟来的爱》小说《冷情总裁的契约恋人:迟来的爱》小说
  • 《朝司慕想》小说《朝司慕想》小说
  • 《我曾风光嫁给你》小说《我曾风光嫁给你》小说
  • 《青春荒唐我不负你》小说《青春荒唐我不负你》小说
  • 《染指成瘾:司少轻点宠》小说《染指成瘾:司少轻点宠》小说
  • 《送你一颗红豆》小说《送你一颗红豆》小说
  • 《赠我予白》小说《赠我予白》小说
  • 《柳巷拾烟花》小说《柳巷拾烟花》小说
  • 《顾北如初》小说《顾北如初》小说
  • 《面朝季尧,春暖花开》小说《面朝季尧,春暖花开》小说
  • 《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》小说《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》小说
  • 《医心如蜜》小说《医心如蜜》小说
  • 《你又不是我的谁》小说《你又不是我的谁》小说
  • 《楠木向北》小说《楠木向北》小说
  • 《黎先生,后会无妻》小说《黎先生,后会无妻》小说
  • 《这样恋着多喜欢》小说《这样恋着多喜欢》小说
玩家评论

本站为防止低俗内容出现,用户发表的评论需经过审核,谢谢 !

热门评论

暂无评论

热门游戏推荐 更多>>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东方教授版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东方教授版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银币自动灭火坦克世界0.9.19.1银币自动灭火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头顶装弹提示坦克世界0.9.19.1头顶装弹提示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自动开炮坦克世界0.9.19.1自动开炮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大牛版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大牛版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压树提示坦克世界0.9.19.1压树提示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激光炮线坦克世界0.9.19.1激光炮线
最新游戏推荐 更多>>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爬山利器坦克世界0.9.19.1爬山利器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大牛版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大牛版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东方教授版坦克世界0.9.19.1黑科技东方教授版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视距解锁+多倍开镜坦克世界0.9.19.1视距解锁+多倍开镜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去雾霾坦克世界0.9.19.1去雾霾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E键去草坦克世界0.9.19.1E键去草
  • 坦克世界0.9.19.1去广告坦克世界0.9.19.1去广告